每月文档: July 2011

Piero Ostellino

新世界 二战后,国际政治体系形成新的格局,特征是战争中获胜的民主、自由大国在国际政治事务中占据主导地位;金融上,美元成为世界货币。以下几种因素促使这种格局的产生:其一,1991年,作为美苏两级中一级的苏联解体,结束了美苏两级军事和战略对抗,此后,俄罗斯联邦降至“新兴力量”。 逻辑上出于对力量平衡的恐惧,国际社会迫切要求建立一种新的政治体系,结果却促使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奠定了在政治、经济和金融等领域的霸主地位。其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胜利和普及。有观察家认为,如果用哲学术语定义这种新格局,即为“历史的终结”。他们认为这种状态会无限期持续下去,最终产生一种新的、独立的历史周期。值得庆幸的是,历史并没有真正终结。 然而,这种国际体系与冷战后的世界格局存在本质上不同。中国、印度、巴西南非等国经济高速增长,广阔的国内市场和全球贸易中巨大的影响力使它们上升为“新兴力量”。坚如磐石的旧政治体系开始瓦解,世界进入一种 “非对称的、多级的”(不平衡)状态。旧的、不对称力量的仍然存在,迫使新兴力量寻求在全球经济金融事务中更多决定权和发言权。事实上,他们在不断为已经提升自身影响力获得普遍认可,同时也在寻求国际结构和权力的平衡。他们要求重塑国际结构体系,呼吁一种新的国际体系的诞生。相应地,这种要求产生两个问题:一,“新兴力量”扮演什么角色才能适应新的全球平衡?二,“新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Related articles discussing: 全球治理
| 留言

周弘

新世界的曙光 过去几十年来,我们生活的世界里,大国权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些变化向国际关系现状提出挑战,从根本上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和思考方式。这些变化带来的结果是,二战之后建立的国际关系格局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冷战的结束也宣告了两大军事阵营对抗的终结。随着世界市场的拓展,新兴经济体的发展,财富的迅速累积,新纪元的曙光浮现了。这一良好的发展势头在2008年底戛然而止,大萧条之后最严重的金融危机打断了人们的美梦,对未来更加繁荣的普遍共识开始受到质疑。我们的世界确实正在改变。 在过去几十年里,我们观察到的一个令人惊异的新现象就是如今全球权力结构和二三十年前相比发生的变化。柏林墙倒塌不仅给冷战划上了句号,更重要的是,它标志着“两个世界市场”合而为一。扩张的世界市场使得资本和产品等自由流动,随着交通和电信的迅速发展,人类和信息也开始高速流动。在大背景下的财富再分配导致了财富的新一轮积累,但是财富的分散并不平衡,各个国家因各自发展模式的不同,能够得到和利用的机会也参差有别。发达国家的发展速度变缓的同时,新兴经济体迎头赶上,两者之间的经济差距一直在变化。按照目前的美元来计算,美国占全世界名义GDP的份额由冷战后期的26%下降到今天的24%,而大的新兴经济体,比如说中国、印度和巴西,则从1990年的5%上升到了2009年的13.5%,当中中国的增长最快,由不到2%增长到了超过8%。在这段时期内,欧洲共同体从12个国家扩张到了27个国家,这使得它保住了和20年前一样的份额。

Related articles discussing: 全球治理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