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分类: 在“察哈尔中欧对话2013”上的发言

彭光谦

中国“和”文化传统及其当代价值 诗毕曼先生刚才富有智慧的发言给我们以有益的启迪。诗毕曼先生比我年长,但是我们的经历有相似之处。诗毕曼先生曾在苏黎世大学主攻美国史,我当年在北京大学历史系也是学美国史的。诗毕曼先生有从军经历,我在部队服役也近40年。诗毕曼先生曾先后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担任研究员,我在离他不远的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以高级研究员的身份也做过客座研究。今天我跟诗毕曼先生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一见如故,好像老朋友一样,非常亲切。对刚才诗毕曼先生的讲演,我表示赞赏,他表达的理念我是认同的。     诗毕曼先生刚才对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作了分析,他特别提到2500年前,中国孙子“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思想与智慧,而西方人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提出软实力这一概念。从某种程度上讲, 西方是落后了。这就是为什么在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西方没有想到运用软实力的方法,而是被迫使用了核武器。谢谢诗毕曼先生非凡的洞察力和对中国文化的深入研究。 中华文化是当今世界上唯一历经五千年风雨而没有中断的优秀文化。

Related articles discussing: 在“察哈尔中欧对话2013”上的发言
| More articles published in: | 留言